BitMEX CEO:以太币,一个只值2位数的“垃圾币”

  • 时间:
  • 浏览:22

  这一切都始于 2017年2月泰国南部的一个海滩上。泰国国王几个月前过世了,所以派对的举办有些低调。在我的两位好朋友陪同下,其中一个是最好垃圾币交易员之一,我们沿着海滩寻找着派对。 他当时重仓持有其中的一个垃圾币是 Pepe Cash ,它是 Crypto Kitties 的前身。对于那些不知情的人来说, PepeCash 是网络爆红的青蛙哥加区块链的商业模式。下一个杀手级应用程序。 Pepe Cash 正处于运行状态时我这个兄弟就已经不断在留意其市场动向。 我们没有找到一个舞池派对,但我们确实发现了其他有趣的派对。酒保并不认为我们喝到位了,所以他在后面去找存酒让我们喝嗨。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我们走了几英里,遇到了有趣的游客和当地人,并发起了对垃圾币的哲学讨论。 在我们回到酒店的路上,我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就是我们 Tuk Tuk 司机戴着的安全帽上有着青蛙哥的标志。我不相信我的眼睛,我轻推我的朋友确认我所看到的。他确认我们的司机戴着一顶青蛙哥的帽子。我的朋友马上拿出手机看看他的垃圾币价格如何。没错, Pepe Cash 正在涨,他又另外再买入了一些。 我们俩互相看了看,知道 2017 年将会发生一些特别事情。然而实际发生的事情却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范围。 2017 年真正获得利润是当时持有以太币的人,垃圾币项目和推广这些项目的人。许多今天被受尊敬的加密币对冲基金的第一桶金便是源于当时以太币和投资有关项目的超额回报。 嫉妒的传统风险投资公司将部分资金投入到设计糟糕的对冲基金,这样他们也可以在垃圾币市场分一杯羹。每个人都根据相同的信息交易相同的垃圾币,都认为他们 “成功了”。这在整个 2017 年都运作的挺好。 至今,以太币滑向 200 美元。许多代币项目从 2017 年起下跌了50%,而这算好的。坏的情况是,有些代币项目价格已经接近零。 这引出了一下问题: 这些基金到底有没有真正实现他们在 2016 年所产生的未实现利润? 风险投资转向对冲基金投资者能否承受每天价格波动带来的心理压力? 有多少代币项目实际上卖掉了或对冲了他们所筹集而来的大量以太币? 大门进来,小门出去 作为亚太地区交易员,您学习的第一件事就是:如何平仓比如何开仓更重要。 我的第一本交易手册是越南的证券。我们的交易团队以一篮子越南股票作为底层资产并发行了美元计价的证券。“米老鼠” 这个越南股票市场的外号在 2009 年看来却是对它的一个恭维。 对于每一只股票,每天您只能进行单向交易。如果您选择买入,在同当天您只能选择在继续买入,您不能卖出。每天价格上下浮动限制为 5% ;任何在新闻播报中出现的股票都会在早盘拍卖中立即触及 5% 的上下线。这意味着您必须将您的委托传真给经纪人,并确保您尽早上排队。不幸的是,有时您的经纪人会偷偷跑在您前面交易,因为他们知道有您的大额买单在后面接货。 我的老板鼓励我培养自己对市场的独到看法。鉴于市场结构,如果我一旦建仓位,我将需要坚持一段时间。当我想要退出时,我将不得不在市场走强时卖出或在市场走弱时买入来平掉我本身的多头或空头仓位。 [...]